黑絲林裡的仙姑娘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
  • 来源:久久爱在免费线看视看_久久爱在线在线视久_久久草免费线看线看1

記得從前,每當廠裡那個唯一穿黑絲襪的女人經過,大媽大嬸們立刻表情緊張地交換眼神,半大不小的我們也慢慢明白,她是“那種人”。我和我的小夥伴們沒少討論過這事,丫丫說“人不待見她,是因為她賤”,我說“賤是啥?”丫丫說“賤是別人叫她幹啥她就幹啥。”我還是納悶“這跟想穿成啥樣就穿成啥樣有關系嗎?”在小孩子的感覺裡,別人越側目她越得意,跟小孩子搗亂時的心理相仿,就是要搞點兒破壞,就讓你們這些總是自己說瞭算的大人不爽。

剛上班那幾年,又見黑絲,但眾人來不及對她的黑絲瞠目,因為她有太多讓人眼花繚亂的衣服。女人們心情復雜,一邊羨慕嫉妒,一邊躍躍欲試,黑絲就這樣“潤物細無聲”地潛進瞭職場。但黑絲也有低潮期,在我們公司,有段時期,一位隻穿褲裝的女領導做瞭高層後,黑絲逐漸銷聲匿跡。

有些時尚,是某個階層用來展示自己“木秀於林”的標志,比如限量版的包包,比如微信上顯擺在毛裡求斯的旅行秀。有些時尚,是弱者的叛逆,比如“那種人”才穿的黑絲。當其他的時尚都變得過時,黑絲卻越來越主流,就像一個丫頭嬉皮笑臉地闖進會場,令昏昏欲睡的會場眾生眼前一亮,於是硬把她拉上臺。從那往後,她就站在那裡,慢慢地,面目也變得嚴肅起來。最終,黑絲登堂入室,變成瞭職場標配。

我的一位大學同學,留校在圖書館,因為沒有晉升機會、缺乏利益刺激、甚至不牽扯優勝劣汰的競爭,讓她感到靜得絕望。最終,她跳槽到一傢房企,成瞭黑絲制服的“白骨精”,穿黑絲不僅讓她有瞭種歸屬感,更像是披掛上戰袍,幫助她集中精力盡快蛻變,一步步打破這身標配,直至披上象征著高層的灰套裝。這個過程就像蝴蝶破繭、電遊裡打老怪晉級一樣,對她充滿挑戰和誘惑。

可也不是所有人都會被黑絲橫掃到,對面辦公室那位很“仙”的姑娘,隻穿棉麻長裙,在千人一面的職場,仙姑娘在黑絲林裡煢煢孑立,令人印象深刻。但因為和別人不一樣,也會引來新的吐槽,比如叫她“白蓮花”“綠茶婊”。也許,年輕的姑娘們不過是用“想穿成啥樣就穿成啥樣”來消解“別人叫她幹啥她就幹啥”,和黑絲姑娘相同的是,仙姑娘也在堅持自己。